承行主旨

我們常聽說:基督徒的生活做事要按主的旨意而行,在主耶穌教導的禱文中也祈求「願祂的旨意承行在人間」。這「承行於人間」亦是承行在自已的生活中。但怎樣可以知道那是天主的旨意?什麼是天主的旨意?抑或那是自己的主意?

今年一月十五日,一位基督活力運動的領導人給我來了個電郵,邀請我於五月中旬在愛城(Edmonton)舉辦的第一屆基督活力運動實習班做輔導員及講師,讀完電郵內容後,即時感謝他人的信任與邀請,但也很不願意作出正面回應,一方面是在四五月份期間,安排了房舍的一些翻新工作,需要執拾屋內傢俬雜物 ,已感到很大的壓力,另一方面,參加服務就需按要求參與會議、準備短講內容,由於平日生活已相當繁忙,恐怕自己力有不遞;況且,自己對以往實習班的安排並不完全接納,經驗感受也非完全正面,在過程中需要接納不大明白的規矩及經過整日緊湊的學習後,晚上還要檢討至深夜。兩天後,就以繁忙為由婉拒了。豈料在半小時後,又收到她的電郵,請我再次考慮,且以一位神父邀請她回港協助基督活力實習班的經驗指出:因看到了祂的標記(signs),相信這是祂的邀請;她會為這事祈禱及將會再與我聯絡。

既然她說日後會聯絡我,我就得安心生活,不再認真考慮這個問題;唯一在心中出現過的是:過往也很欣賞一些基督宗派的教友往外地作「短期宣道活動」,及求主給予徵兆指示,到底這是不是祂的旨意。

過了十天,在主日的感恩祭讀經中,小時候的撒慕爾被天主召喚了二次,在大司祭提點下才在第三次回答了上主的邀請(撒上3:1-11),而在感恩祭詠唱裡,聖詠團選了一首英文歌曲」Here I am, Lord」,其中歌詞的最後一句是 「Whom shall I send? Here I am Lord. Is it I, Lord?” 這篇讀經最少也聽過數十次,這首聖歌也唱了不知多少次,但這次卻有些特別的感覺,前者好像不是叫撒慕爾,而是叫自己,後者好像唱不出口,因為我尚未願意承認那是上主的旨意。

又過了一週,打算向領導人回覆我的決定:我不去了;然而心中仍有疑慮,「還是待她來電郵問答案吧!」翌日,我取了一天假期,按習慣與太太一起去參加平日早上的感恩祭。那天剛巧是弟鐸及弟茂德的慶日,福音誦讀是耶穌派遣七十二位門徒出外及給予他們訓導,其中他因莊稼多、工人少,叫他們求主派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(路10:1-9)。當時這句話觸動了我的心:我自己也不願意,我可以求主派遣誰?我難道可以硬著心腸不願行動而去求主派遣別人?

二月六日,自己感觸到幾個徵象後,內心有點改變,準備接納邀請。從同事得知往愛民頓機票的一般價格,間中會有減價。心想那就留待減價時才再打算吧。
五天後,竟然在閱灠電郵時看到 Westjet 推出機票八折的廣告。

終於在五月十五至十八日参加了愛城的實習班。開始時還是戰戰兢兢,內心有點憂慮:事情會如何發展,幸好,這次實習班的安排及要求較以前經驗的有些不同,在時間安排上雖然緊密,仍感到睡眠不足,但沒有一份壓迫感,使我能以輕鬆的精神參與,沒有硬蹦蹦的規條,更可靈活及主動地學習。在結束時心靈有著滿載而歸的感覺。

不知怎樣,今次的各個宣講內容,沒有我期望中的好,但講者的個人分享,讓我感到不單是見證,也是給人一個活生生的學習,我也感到奇怪自己為何會有這樣正面的看法;要是以前的我,可能會發出不少怨言或消極的反應;但事實上,我卻在過去的三次從學習到參與服務中,今次是我得著最多的一次,也使我對這運動有了改觀;讓我更進一步肯定世界沒有完美的制度或組織,幾時加入人為的因素而又忽視了福音的精神,或沒有開放讓聖神帶領,缺陷也就會越多。從這次的經驗中,我學到了接納及嘗試辨認聖神的行動。人盡了能力,聖神會成全一切。

在這次決定應邀及承行主旨中,讓我有機會看到學員的投入參與,分享了整個過程的喜悅,同時體會到自己的軟弱及追求完美的執著,也明白心內那份的傲氣;對主欠缺信心,就如昔日的法利塞人和撒杜塞人要求耶穌給他們徵兆一樣(瑪16:1-4),縱然看到徵兆,仍是遲疑不決。

實在,承行主旨,看來容易;但當發覺祂的旨意有別於自己的期望時,那就變成另一回事了。現在我需要在生活的抉擇中更常反問自己,到底要承行天主的旨意抑或是滿足自己的期望?求主助我時常能按祂的教導而行。